婚介服务存陷阱 慎重选择要当心

发布时间:2018/01/11
分享到:

         婚姻中介机构,作为适龄男女之间的“红娘”,本应是牵线搭桥、传书送话,促成美满姻缘的。

但日前,北京法院审理了一系列婚姻中介机构诈骗征婚者钱财的案件。在该系列案中,婚姻中介机构利用“婚托”作幌子,共计骗取30余名女性被害人400余万元。

一、付58万会员费 见的全是“婚托”

被告人马青春,53岁,北京人。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6月至8月间,马青春在北京华盛腾达信息咨询服务部从事婚介服务,约定为被害人佘某介绍高档异性征婚者,期间介绍婚托王健民与佘某交往,骗取佘某婚姻中介费58万元。今年11月27日,经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马青春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

这只是这一个系列婚姻中介服务诈骗案中的一件。这系列案件的主犯,婚姻中介机构的老板张美玲,以及其他婚介公司人员、所谓的“红娘”王凤华、向燕霞、程燕玲等7人,因犯合同诈骗犯罪,已于2016年1月分别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处了13年至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婚托”王健民等人也被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判处3至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二、婚介陷阱重重 机关算尽只为骗钱

目前,行骗的婚姻中介机构的老板和所谓的“红娘”已被送进了监狱。那当初他们是如何从被害人手中骗得巨额介绍费的呢?

  • 入门费1.8万元到98万元

作为老板,被告人张美玲在北京东城区、朝阳区等地成立了创世名媛、盛世传奇、东方文苑、华盛腾达等多个婚姻中介机构,会员的会费从1.8万元到98万元不等,分成五六个档次。然后对应的这些征婚者可以见到资产从几百万一直到资产上亿的优质适龄男性。

而事实上,婚介机构所说的那些资产数百万甚至上亿的优质男士资源是不存在的。但收了会员的会费,婚介所就得按照合同给女方提供5到10名对应的男士见面,怎么办呢?这时“婚托”出场了。

  • “婚托”冒充高富帅,征婚者有好感,再交钱

见面时,“婚托”会对自己进行必要的包装,比如穿名牌西服、戴名牌手表、用名牌手包等;婚托用的名字都是假名,所谓的房地产老板、国企老总等身份都是编造的。

如果征婚的女士对男士感兴趣,这时第二个骗钱的套路出场了,“红娘”会要求征婚者交纳数万元的“封档费”。“封档费”的意思是可以为你保存这些人的资料,不再给这些优质的男士介绍其他的征婚者。

  • “婚托”甩人脱身,征婚者升级会员,再交钱

交了封档费后婚托会配合婚公司和征婚的女性用手机短信等形式问好聊天,然后很快就会以出国处理公司业务、定居,或者表示没有缘分等理由甩掉征婚者。

此时,婚介机构的第三个骗钱套路上场了,他们会趁机向征婚者提出,可以交纳更多的会费,约见资产更丰厚、档次更高的男性。如果征婚者不再交纳更多会费,婚介机构就安排其他婚托进一步应付征婚者,只到完成婚介合同约定介绍的人数,甩掉征婚者为止。

三、冒充军人谈恋爱行骗 获刑三年

除了婚姻中介机构利用“婚托”对征婚者进行诈骗,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近期还审理了多起冒充军人等身份进行征婚诈骗的案件,他们又是怎样行骗的呢?

被告人张金宝,今年25岁,河北涿州人,公诉机关指控他的罪名是冒充军人招摇撞骗。

法院查明,2014年3月,被告人张金宝利用假冒的军队师级干部身份和被害人北京的刘某结识后,发展为恋爱关系。相识9个月后,张金宝虚构了一个在河北保定地区的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而被害人刘某出于对张金宝军人身份的信任,抵押了自己的房产,借给了张金宝300万元用于投资。

同时张金宝还虚构自己是全国人大代表,认识地方和军队的高层干部,可以帮助女方亲戚家的孩子上军校,并伪造了某军区《国防生确定选配通知书》等,骗取女方亲戚70多万元。

最终,被告人张金宝被法院以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

防范婚恋诈骗 别轻易给钱

今年9月,共青团中央、民政部、国家卫生计生委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青年婚恋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将协调多部门推动实名认证和实名注册在婚恋交友平台严格执行依法整顿婚介服务市场,严厉打击婚托、婚骗等违法婚介行为

针对婚介机构利用婚托进行诈骗的行为,法官提示,适龄男女征婚首先要到正规注册的婚介机构,妥善保存交款发票、服务合同等证据,一旦发现有欺诈行为,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最关键的是要有正确的婚恋观。

        针对不法人员冒充军人进行婚姻诈骗的问题,法官提示,首先要观察其气质,军人的站姿、坐像、行为方式等,都是长期训练、培养出来的,不是社会青年能随意冒充的。其次看他的行踪,军人都是有岗位的,不可能天天出去参加社会活动,如果整天无所事事,那肯定是假的。

        最关键的是要看对方交往的目的,如果很快就以各种理由开始拉你投资,或者谎称各种借口向你借钱,那就要高度警惕了,八成这个人就是个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