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投资 > 泰达企业家

梦想领航 “潜”进未来 —访天津瀚海蓝帆海洋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武建国

发布日期:2019-03-13 点击量: 来源: 分享到:


文/窦广惠

不久前刚刚上映的电影《海王》展现了一个缤纷又奇特的海底世界。深海中蕴藏着无穷的秘密,一直以来吸引无数人不断探索。从神秘炫酷的军事潜水艇到集高科技于一身的水下机器人,海底工业革命一直都在悄悄进行。随着人工智能技术与机器人硬件的逐渐完备,水下机器人正成为深海竞争中的新蓝海,替代许多高危、复杂、以及人力无法操作的水下工作。

在坐落于泰达智能装备无人产业园的众多机器人企业当中,天津瀚海蓝帆海洋科技有限公司以研发模块化自主水下机器人(AUV)及多种小型遥控水下机器人(ROV)为主,并形成相关系列产品的智能海洋装备研发和销售。公司研发力量以国内水下机器人领域颇具知名度的“蓝帆智能海洋装备研发团队”为基础。作为本期人物访谈的采访对象,公司总经理武建国讲述了该团队的坚持与梦想。

领先产品


天津瀚海蓝帆海洋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7年5月,并于2017年底正式运营。公司研发团队以河北工业大学和天津大学的“蓝帆智能海洋装备研发团队”为基础,联合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中科院声学研究所、中国海洋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研究机构共同组成研发力量。一年多的时间,已获得授权专利成果近20项,在申请中专利10余项,2018年通过国家高新、天津市高新企业认证,同时通过了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认证。

“模块化”是瀚海蓝帆研发海洋智能装备一直以来的立足点,也是其核心竞争力所在。以往,针对不同客户水下机器人需求的差异性,国内普遍的做法是客户定制化集成式设计,为同一客户设计完成后的水下机器人的功能是单一的,即便这个客户的需求有了变化也没法更改,只能重新设计或是半重新设计。而面对下一个客户时,又需要重新进行全套完整的设计,包括一些共性的功能结构。

“我们现在相当于把基本模块和传感模块分开,其好处就在于,根据不同的用户,基本模块是必须的,但是不同的传感模块我们可以搭建。这样设计的技术难度低很多、周期也要短得多。最基本的概念就是功能可重组,不同的客户可以选配功能,降低我们的劳动。”武建国认真地为记者阐释“模块化”的理念,“我们就是要最大化地解决批量化生产和客户定制化这个矛盾。我们批量生产可重组的模块,根据需求来组合,就像做魔方一样。大胆地说,我觉得目前我们是国内这方面做得最好的。因为我们不是简单的‘分舱’,而是结构、硬件、软件三个方面实实在在的模块化。”


从左到右,从上到下依次为:海蝶ROV3、云帆AUV、游帆AUV、智帆AUV

在武建国看来,除了“模块化”,瀚海蓝帆产品的“系列化”在国内同行业里也是可圈可点:“我们企业虽然不大,但是自主研发的产品涵盖不同的规格,从浅海到深海,从小到大,深海我们有四千五百米的。模块化和系列化的组合搭配,从理论上说,让我们可以满足任何一个客户的需求。要同时实现这两点,对技术难度、跨度的要求都比较大,成本也较高,同时风险也更大。因此,这是我们比较领先的地方。”

信仰推进

在创办企业前,武建国曾就职于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天津大学、河北工业大学等科研院所和高校,有着多年丰富的水下机器人领域的科研经验。源自于对所学领域的热忱以及对技术产业化的渴望,武建国带着一群热爱这个行业的人创办了瀚海蓝帆。

这个行业以外的人很少能够理解做水下行业的辛苦。究竟有多苦,武建国举了一个自己的例子:“博士期间真的花了好多的精力,累得差不多都吐了血,我一毕业就在医院ICU病房待了一个月,一点都不夸张。但是谁付出得多,谁就更喜欢这个行业,即便没钱也喜欢,我们就属于这样的人。”


推进器

谈到我国水下机器人的发展阶段,武建国表示,国内做水下机器人的企业,最早起步的也只有五六年,虽然近几年从外表上看我们产品的外观来越接近欧美先进水平,但其实核心的东西还差很多。特别是到了最后的算法、智能程度,因为这是需要长期积累的,毕竟国外起步比我们早几十年。

“真正的工业级水下机器人咱们和国外的先进水平差距还很大,这点是我们必须要清醒认识的。但我们的推进器越来越接近国际水平。我觉得可能我们部件级产品的追赶会优先,整机级的会延后。部件级产品最有可能先和国外的水平持平,甚至在某些细节上会比国外水平高。”包括瀚海蓝帆在内,目前国内能做深海推进器的企业一共只有4-5家,而瀚海蓝帆的推进器在其中已达到领先水平。

“在追赶国外先进的过程中,通过努力,我们一步一步地看到自己的进步。以前我说我们要解决中国海洋装备的发展问题,感觉是在吹牛、不自量力。但现在我们觉得这已经成为我们的信仰,不管别人相不相信,但我们自己相信。我们越来越相信,通过自己的力量,一定能让我们的产品真正地和国外相比,但这还是需要时间。”

“双面”创客

和一般的创业者不同,武建国的身份是双重的,经营公司的同时他还在河北工业大学任教、带研究生,承担高校科研任务。对于这种“产学研”模式的全新探索,武建国称其为“天然的产学研”:“做科研和做企业是不一样的,做科研追求的是差异性而不是产品化,而企业才有可能将产品一代一代地改进升级,面向市场、面向客户。企业面临市场竞争会走各种道路,我感觉只有既喜欢这个行业,又在这个行业花了特别大的精力、受过苦,同时还能掌握自己企业的人才能做这种事。”


“我们是在学生本科的时候就在学校里挑人,像海选一样,挑出的几十个人组建兴趣组集中培养,培养过程中再挑选一部分继续读研究生,所有的课题都是针对我们的产品来做,研究生毕业后来公司就业。”目前公司的员工团队,特别是核心层,基本上全部是武建国的学生,从本科一直到研究生,一毕业就直接来到公司。

武建国坦承,其实很多学生非常优秀,可以有很多的职业选择,但学生之所以留下来,而且是留在这样一个小企业,他认为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团队的凝聚力:“特别是科研人员的心态极其重要。人员的水平决定了企业的水平,企业的水平决定了拿出去的产品的水平,到了最后所有的产品其实都取决于这些人的水平。”

“再有一点就是希望,他们能够看到我们一步一步前进的方向,感觉有希望。我们最早开始的这八个人记得,当时全团队一年才有2万块钱,现在我们团队一年可支配金额在1000万左右,这是几年之内的发展。另外一点是我们的文化,说到做到的真诚,真诚正直、责任互利。还有一点就是公正,我不跟他们争功,大家谁干得多,谁就多得。学校的项目钱都在学生手里,由他们掌控。公司的股份其实我也并不多,他们每个人都有股份。”

除了解决稳定人才来源的问题,武建国认为“双重身份”的另一个好处就是能解决研发动力的问题。有高校研发任务的压力在,就逼迫团队必须要研发、要创新。同时也可以更好地利用高校的研发体系,两条腿搞研发。

尾声

做水下行业的人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苦与乐。比如曾经在做实验过程中,价值近百万的设备被渔网网住,整个团队大海捞针般地彻夜“捞设备”,开始像丢了孩子般的沮丧,最终设备被打捞出水,大家又突然像中了彩票一样沸腾而兴奋……

武建国说,我们就是这样一群在苦与乐之间坚守的人,就像每天雷打不动坚持早会一样,一直在坚持做智能海洋装备这一件事。希望坚持几年以后,也许是5到10年,我们能撑起国内这一细分行业的发展,到那时,我们国家的产品将不是因为成本低而是在技术质量上能和领先的国家比,这是我们最大的理想。





附件:
https://attNew.teda.gov.cn/upload/files/2019/3/梦想领航 “潜”进未来—访天津瀚海蓝帆海洋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武建国.docx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